|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文化 > 永春白鶴拳

永春白鶴拳

關鍵詞:永春白鶴拳 白鶴拳故鄉 白鶴拳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永春白鶴拳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yongchu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34324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北有武當,南有永春;永春白鶴拳,無燒也拉侖。白鶴舞姿,少林拳法;強身健體,衛國保家;獨步武林內家拳,蜚聲中外世人夸;中國武壇瑰寶,南拳武術奇葩!
  拳術功夫者,國術之謂也。南派少林五祖拳:一達尊,二太祖,三行者,四羅漢,五白鶴。永春白鶴拳,威震南天大門派,盛名遠播海內外。古邑桃源,水秀山清;五里名鎮,薈萃群英;白鶴神拳,應運降生!
  清初民間講故事,鶴仙教拳演傳奇:祖師女俠方七娘,福寧方公獨生女。聰明俏麗,好學武藝;婚姻失意,白練為尼;拜師鶴仙,首創絕技。教傳曾四,喜結連理;逃難避災,返鄉永邑。起居后廟辜厝,演練金峰觀音亭;授門徒曾武館,培育二十八英俊。曾四爺、白戒叔,永春名師分前后;前五虎、后五虎,武功出眾稱杰作!
  仿生象形白鶴腳,鶴舞長空展英豪。練武健身功效大,攻防技擊價值高;內涵樸實而豐富,拳理辯證又精妙。以鶴為形,以形為拳,取象于名,冠稱以雅。三盤上中下,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零八法。白鶴亮翅,十三步搖;七步三戰,十三太保;似剛非剛,似柔非柔;彈抖勁力足,技手變化多;結構嚴謹清晰,攻防意識鮮明;留情不舉手,舉手不留情!
  武術之鄉,習武成風;五祖獨尊,白鶴稱雄;武林高手,層出不窮;四海薪傳,寰宇威揚!俊英鄭禮,拜師七娘;精勤不懈,深得秘傳;名揚閩南,云游閩贛;以武會友,博采眾長。一代拳師出大羽,行俠仗義任逍遙;東岳少林打擂臺,江西空手拔牛角;南安山嶺多險惡,單枝點穴顯威力;永春南洋眾僑親,安然無恙歸故里!
  霞陵武生,林俊萬青;永春豪俠,白鶴名師。秉承家學,苦練如癡;武藝高強,名赫一時。聚義金峰萬春寨,操練魁星山門巖。德化起兵,威震八閩;驍勇善戰,所向披靡;攻城略地,開倉濟貧。俠之大者,救世安民;天國烈王,永垂英名!
  全國首屆,南京國考;永春組團,十人報到;均合標準,技藝高超。潘氏世諷,金獎奪標;林氏寶山,擂臺英豪;潘氏孝德,壯士名高;國術俊選,世人稱好!威武凱旋歌壯舉,光前裕后譜新篇。翁公祠國術館,廣招生徒授鶴拳;永春老牌武館,偉烈豐功史冊傳!
  白鶴大師級,閩南國術團;巡演星馬,獻藝傳技;弘揚國粹,為國爭譽。南僑領袖陳嘉庚,合影留念贈對聯。歷史意義重大,現實影響深遠;開創海外武術文化交流之先河,堪稱中國民間首次外訪武術團!
  潘老孝德,一代宗師;白鶴圣手,國考壯士;醫牛斗虎,懸壺濟世。杏林春曉傳佳話,古法奇方顯國光!大羽俠裔,鄭老文存;心得獨到,功力高深;閩省武術大賽,雙獲一等嘉獎;整編《永春白鶴拳》,勞苦功高世頌揚!
  鶴道大師蘇瀛漢,武術名家譽中外;首屆世界武術節,武藝超群奪金牌!國際鶴法會,國際武博會;率團外訪,載譽凱歸;弘揚中華武術,展示鶴拳武威!
  盛行于世白鶴拳,歷經滄桑三百年。北上南下,內傳外行;開宗垂統,情結祖庭;尋根謁祖,歸宗聯誼;絡繹不絕,氛圍濃郁。于是乎,桃源白鶴任娉婷,天下武林多奇跡!
  二譜功夫二步七,永春處處學鶴拳;后傳閩粵飛海峽,再往南洋日美傳。白鶴奮翮至省垣,衍派福州白鶴拳;拳理技法自成體,五家風格盡超凡。
  五枚師太,藝傳嚴氏三娘;鶴翔粵海,舞起詠春新拳;衍于梁贊盛葉問,名家輩出仰佛山;香港影星李小龍,截拳道起詠春拳;詠春拳源永春縣,同出一家白鶴拳。
  日本東恩納寬量,沖繩首引白鶴拳;空手道即空手拳,空手拳起永春拳。東瀛金城昭夫,永春尋根探源;《空手道傳真錄》,第二故鄉白鶴拳。嗟乎!藍天精靈,功莫大焉!情莫深矣!武之圣者,和平大使,東方神拳。正如騷客詩所贊:白鶴飛四方,名聲四海揚;代代出高手,桃源水流長!
  泉院七娘白鶴拳,閩南傳統文化之精華!奇矣哉!永春一縣七武館,桃源大羽翁公祠;喜看怡云飛白鸛,孝德鶴拳舞南獅。偉矣哉!博大精深煥新顏,發揚光大在南安;獨具一格鶴拳道,全民健身贊黃先。壯矣哉!僑鄉古鎮,盛名遠揚;鶴拳史館,威武亮相;傳承歷史,展現榮光;繼往開來,再鑄輝煌!白鶴凌空,朝氣蓬勃鼓雄風。何其樂矣!五里街,蓬壺鎮,學練之風最興隆;大羽村,觀山村,鶴拳文化正飄紅!何其美矣!央視報道,登堂入室進課堂;僑中校本,崇德習武上操場。何其威矣!電影武俠片,《永春白鶴拳》;永春大俠震天下,白鶴神功名世間!
  噫吁兮!神矣妙哉!大鵬山下觀鶴舞,百丈巖畔聞鶴鳴。白云流水綠樹,拳風步影身形。氣勢銳不可擋,動作栩栩如生;寸勁節力冠武林,鳳眼柳葉顯威靈!噫吁兮!幸甚至哉!欣逢盛世,國運昌隆;白鶴展翅,搏擊長空;清麗飄逸,南國英雄;威震四海,嘯傲蒼穹!
  永春白鶴拳(發展史初探)
  永春白鶴拳是中國武術百花圃中的一朵奇葩,該拳系由清代杰出女性方七娘所創立。在經歷了數百年的傳承與發展后,已繁衍成眾多的分支流派。關于永春白鶴拳發展史的研究,已經成為當今武術考史的重點研究課題之一,急待梳理。因此我們在1985年福建省武術挖整組所挖整的成果上,嘗試著以永春白鶴拳發展的各個歷史時期為序,從各個歷史階段所呈現的碑、傳、記及各種文物史料,沿歷史長河上下推研、排查,初次對永春白鶴拳發展史展開探索性研究。
  一、永春白鶴拳發展的雛形時期
  永春白鶴拳是中國南派武術發展歷程中誕生的一個主要拳種。在其脫胎成形之前,構成永春白鶴拳的武技基因、風格基因、養生基因三大主要成份都已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發展成為永春白鶴拳的傳統組成部分。我們不妨先從這三大基因入手,進入方七娘創立“白鶴拳”的時代,沿歷史長河的足跡回首找尋推動永春白鶴拳成形的各位先賢。
  構成永春白鶴拳武技基因――攻防動作素材的,是源自唐、宋已成體系又經一千多年發展完善的南少林拳械技法。
  追溯永春白鶴拳的發展歷史,可推演至明朝中葉年間,(即公元1500年左右)《明史》九十一卷兵志三記曰:“:“永人尚技擊”,據此可見,在明朝中葉年間永春已是武風極盛之地。《明史》的記載,充分地證明了永春白鶴拳武技基因構成的年代為明朝中葉年間,因此我們將明朝中葉年間至清康熙年間的方七娘時代稱為永春白鶴拳的雛形時期。這一時期,源自唐、宋已成體系又經一千多年發展完善的南少林拳械技法已風靡八閩大地,永春一地更是盛行。當時的顏起誕、鄭明皆為名著當時的南少林拳師。其所傳承的南少林拳械技法在永春從學者甚多;方七娘自幼隨父方仲公習武,其所傳承的亦是南少林拳法;隨著顏起誕、鄭明先后與方七娘比武,敗于方七娘之手;其門下弟子曾四、鄭禮等人皆先后師從方七娘,致使永春白鶴拳至今仍然保留著“猛虎擒豬”、“猛虎出澗”、“螳螂照日”、“金刀出鞘”、“利刀削竹”、“大門”、“小門”、“天關”、“地掃”、“進步刺殺”等大部分唐、宋已成體系的南少林拳械技法。故構成永春白鶴拳武技基因――攻防動作素材的,是源自唐、宋已成體系又經一千多年發展完善的南少林拳械技法。近來在福建南安又有發展成為自成體系的CFT [鶴拳道]。
  構成永春白鶴拳風格基因的是南派武學基石――中國第一部武術專著《劍經》。
   中國武術自奴隸社會產生后,經過漫長的歷程,直至明朝中葉年間才逐漸露出近代武術運動的雛形。在明朝中葉以前,武術是以軍陣格殺技術為主體的。據俞大猷《正氣堂集》中的《新建十方禪院碑》記載:1561年,俞大猷奉命南征之時,曾取道嵩山少林寺,挑選宗擎、普從兩位和尚隨其南征,于南征途中,將《劍經》傳給這兩位和尚,三年后宗擎、普從返回嵩山,《劍經》也因此傳入北少林成為南北少林武術交融的橋梁。《劍經》的問世,在理論上對這種軍陣格殺技術為主體風格的拳械作了較為完整細致的總結,提出了“剛于他力前,柔乘他力后”。的理論;又提出了“前腳要曲,后腳要直。一打一歇,遍身著力”。的觀點;奠定了南派武學的“緩攻型”技擊理論原則。因此明朝中葉以來,所發展演變的南少林拳法大多遵循《劍經》這種以勒馬步為主的南派樁馬風格。
  永春白鶴拳的發勁原理系方七娘取白鶴“震翅彈抖”之勁與南少林樁馬相互融合,形成上下叫應之力而別于其他南少林拳法。這一發勁特征遵循了《劍經》“剛于他力前,柔乘他力后”的理論;延續南少林拳系以勒馬步為主的南派樁馬風格;就連目前永春一帶所傳承的棍法、鈀法,其風格更是與《劍經》如出一轍,故永春白鶴拳的風格基因源自《劍經》。
  構成永春白鶴拳養生基因的是吸取白鶴“凝神調息”之法。
  “山無氣必絕,水無氣必浮,人無氣必死,氣力不足,英雄何在”!因此歷代拳家均十分重視內氣的修行。白鶴是一種非常有靈性的飛禽,其靜神態安閑,凝神調息,養精蓄銳;其動則有如雷霆震怒,霹靂蹬氰之勢。當年方七娘就是吸取白鶴這種“凝神調息”之法,在《周易》陰陽學說的指導下,形成了自己的調息固氣和導引吐納之法,構成了自己獨特的養生基因。正如永春白鶴拳古拳譜……《白鶴仙師真言》所述,“子者夜也、屬陰,午者日也、屬陽,子午之力乃陰陽之力,陰陽互轉、乾坤定位,陰陽若動、則子午如神、分辯左右。陰陽若靜、則守正子午、以安身為要、待機而動。學者少年健身,壯年養性,能守斯理,著意參求,老年延壽,無虛此法”。一樣。永春白鶴拳以其獨特的調息固氣和導引吐納,加強身體內部宗氣之運行,蓄勁于丹田,催附身體外部手足溶于拳法套路中反復操練成為永春白鶴拳的一大特色。加上歷代永春白鶴拳師高壽的史實,充分地證明了永春白鶴拳是一門健身價值較高的拳術。
  方七娘入永授徒的年代為清康熙初年。
   綜合筆者目前所看到的考證材料,方七娘乃明末清初福寧府北門外少林拳師方尚(方尚、字以游,號掌光居士,人稱方掌公或方種公)之女。其自幼隨父方掌公習練南少林拳法,后取白鶴震翅彈抖之勁與南少林樁馬相互融合,形成上下叫應之力而別于其他南少林拳法。永春人顏起誕與其徒曾四(清代名將林興珠的隨從)行拳棒至福寧府與方七娘比武,敗于七娘之手,曾四隨七娘習武,后結為夫妻。康熙年間,方七娘與其夫曾四罪謫永春,于西門外之后廟(即金峰殿)、辜瘄一帶開館授徒。永春大羽人鄭明不服方七娘,與其比武,敗于七娘之手,臨終前遺言命其子鄭禮師從方七娘。方、曾二師于永春共傳授鄭禮、林淮、姚虎等二十四英俊。(方尚、方七娘、曾四、鄭明、鄭禮等人詳見《永春縣志》……方技傳、人物志及《永春鵬翔鄭氏族譜》)通過族譜中對上述先賢的年代記載,我們推斷出方七娘入永授徒的年代為康熙初年。結合促以永春白鶴拳成形的三大基因的梳理,我們在得出用于鑒別永春白鶴拳依據的同時,梳理出了永春白鶴拳傳承脈絡的源頭。
  二、永春白鶴拳發展的成形時期
  在冷兵器時代,武術通常是服務于軍事,直接用于戰爭,武術也因此在戰爭中得到成長。縱觀中國眾多武術門派的發展歷程,幾乎都與戰爭相伴相隨,凡服務于當代統治階級的、則建碑立傳、名垂青史,凡與當代統治階級對抗的、則以匪論處、將其剿滅。我們不妨從明末清初福建的幾場戰事入手,進入永春白鶴拳發展的成形時期,沿著方七娘時代的路線,繼續找尋永春白鶴拳的先輩們。
  白戒與施瑯將軍入永的史實證明了永春白鶴拳的先賢們曾介入鄭成功反清復明和收復臺灣的戰事。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農歷六月,康熙命大清水師提督施瑯進兵臺灣。八月臺灣光復,隸屬福建省,海峽兩岸自由往來,鄭成功帳下將軍白戒與施瑯將軍一起入永,同宿閩南小泰山百丈巖。(施瑯將軍曾在此研讀《孫子兵法》,有施瑯將軍題詩為證。)白戒據《桃源拳術》記載:“……方七娘設教于白蓮寺,曾四、白戒、呂維、劉青云等皆為其門下弟子。后方、曾二師入永將此法傳于樂叔、參叔、喜叔、禮叔等二十四英俊。”據傳白戒叔入永后,時常與師弟樂叔、參叔、喜叔、禮叔一起研習武技,傳授武藝,其所傳承發展的“寸勁節力”,進一步地完善了永春白鶴拳的技術內容,使永春白鶴拳的勁力特點表現得更為突出。故民間有稱曾四為“前永春名師”,稱白戒為“后永春名師”的傳說版本。從白戒入永傳授“寸勁節力”,施瑯將軍題詩百丈巖這段史實的時間可以推斷,方、曾二師入永之前于福寧府白蓮寺所教的徒弟介入了鄭成功反清復明和收復臺灣的戰事。這段史實與《永春縣志》中“方七娘與其夫曾四罪謫永春”的記載相互印證,完全可以證明方七娘、曾四當年是與清政府相抗衡的,方七娘、曾四當年是以開館授徒為名,為鄭成功反清復明的戰爭招募兵丁,白蓮寺就是反清復明的據點。
  “千門一路、萬法歸宗”的技擊理論促使永春白鶴拳進入一個高級發展的時期,同時標志著永春白鶴拳從雛形時期進入到成形時期。據《永春縣志》……人物志記載:“鄭禮,和風里大羽人,康熙間,有方七娘者與其夫曾四罪謫永春,于西門外之后廟(金峰殿)、辜瘄開館授徒,禮父明與角、不敵,病將死,遺言命其子禮師七娘,方、曾二師感其誠,悉其術授之,禮精勤不懈,具工力心神,奮練不忘,……鄭禮一生授徒無數,晚年深自韜晦有問者皆辭以疾唯林全賞師事焉,頗得其術。全傳之林賢、林董,均名著一時,故二百多年來永地以拳為名者大羽禮之徒所授也”。據林賢所著的《鄭禮叔傳教拳法》一書記載:“鄭禮叔所傳拳法,分初級、中級、高級三級拳法,……”據鄭樵陵所著的《鄭樵陵自述切要》一書記載:“余自幼與鄭義、鄭松、林全、林賢、林董、士君隨禮叔習武,雖無善盡之稱,卻略知拳之始終有十二法系拳中之精要,特將此自述如下……”。據永春白鶴拳第五代傳人肖伯實于乾隆丁丑年(1796年)所著的《論敵法》一書記載:“余問鄭公曰:常聞方、曾二師有云……,鄭公曰‘禮叔有云’……”。屬名梅山主人、佚名等先賢所著的拳譜中也或多或少地提到了鄭禮叔所傳之拳法。這些拳譜的記載與《永春縣志》對鄭禮叔的評述,充分地證明了鄭禮大師是永春白鶴拳發展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鄭禮大師在這一時期全面地繼承了方、曾二師的拳法,其以“三十六骨節搖動,七十二筋脈收束,促以周身上下相互催、沉、捆、守,使得周身骨節、筋脈連成一片,以內外交接催送,促于身體內部宗氣運行,催附身體外部手足,使周身筋骨成寸沉之勢,若虛若無,萬搏歸中,千門統歸一路……”。(祥見《鄭禮叔傳教拳法》)的技術,全面地體現了永春白鶴拳的技術風格,同時又較好地傳播了方、曾二師的拳法,故《永春縣志》對其記曰:“永地以拳為名者,大羽禮之徒所授也”。綜上史料,我們梳理出永春白鶴拳成形時期的主要傳承脈絡。
  三、永春白鶴拳發展的繁榮時期
  公元1700年――1800年,永春白鶴拳得到了空全的發展,永春白鶴拳的發展開始從成形時期進入到繁榮時期。這一時期的代表人物主要有鄭禮的弟子鄭樵陵、鄭延義、鄭延松、林全、林賢、林董、鄭士君,永春白鶴拳史稱這七人為“永春白鶴拳七傳人”。這一時期的永春白鶴拳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其一、永春白鶴拳八大技擊理論的問世進一步地提升了永春白鶴拳的技擊水平,奠定了永春白鶴拳攻守合一的技擊特點,標志著永春白鶴拳的發展從成形時期步入到繁榮時期。
  這一時期的永春白鶴拳在“前五虎”、“后五虎”、“二十四英俊”(據《永春縣志》記載)、“永春白鶴拳七傳人”這幾代弟子們百余年間的傳播下,已是風靡八閩大地。經過不斷實踐檢驗,先后提出了“逢進必蝶、逢守必撩”、“遇空則打、蹀頓相連”、“蹀剪相伴、空實互動”、“父子相隨、陰陽互轉”等八大技擊理論。這八大理論的問世,在充實了永春白鶴拳技擊的同時,也進一步地提升了永春白鶴拳的拳械套路運動,使永春白鶴拳拳械套路的演練彰顯攻守合一的技擊特點,也使永春白鶴拳在武林中贏得“性是風雨雷電”的口碑。這標志著永春白鶴拳的發展已經從成形時期步入到繁榮時期。
   其二、出現了永春白鶴拳的各種經典拳論,進一步完善了永春白鶴拳的理論體系。
  在永春白鶴拳發展的雛形時期,成形時期,其傳承方式主要是口傳身授,較少以文字形式進行敘述。康熙末年至乾隆年間,以“永春白鶴拳七傳人”為主著作的永春白鶴拳書稿拳論的問世,較為完整地總結了永春白鶴拳的理論體系。這些書稿拳論主要有清代總兵鄭樵陵所著的《鄭樵陵自述切要》,林董所著的《白鶴仙師真言》(又稱《白鶴仙家祖傳拳法》),清代總兵林賢(人稱林前賢)所著的《鄭禮叔傳教拳法》,肖伯實所著的《論敵法》,梅山主人所著的《白蓮寺傳出拳法》(又稱《教練寺傳出拳法》),佚名所著的《桃源拳術》、《拳傷醫書》等多篇書稿拳論。這些書稿拳論大多以手抄本的形式流傳于民間,隨著永春白鶴拳的繼續發展和傳播,受傳播區域、(拳論中出現一些地方方言)抄書者文化水平的高低和師承等因素的影響,開始出現了由某某人所“傳承”的各種拳譜版本,這些書稿拳論的記載基本上大同小異。從今天的角度看,這無疑給我們留下了一份完整的素材,為我們梳理“永春白鶴拳七傳人”以后幾代人的傳承脈絡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其三、蘇欽子、鄭樵陵、林全、林賢等人的軍旅生涯,推動了永春白鶴拳的傳播與發展。
  公元1680清代名將施瑯為實施康熙的平臺戰略,在永春百丈巖研讀《孫子兵法》時,廣招兵丁入伍,重新組建福建藤牌兵。永春白鶴拳師蘇欽子、鄭樵陵、林全、林賢等人應征入伍,因此四人武功了得且英勇善戰,佷快被提升為千總。1683年農歷6月,蘇欽子、鄭樵陵、林全、林賢率部隨施瑯大軍收復臺灣,8月隨施瑯、白戒兩位將軍返回永春。由于此四人頗有戰功,故先后受到康熙王朝的提拔。1683年九月蘇欽子被提升為標統率部駐守漳州,(后升為總兵)于1690年告老還鄉,在老家永春蓬壺白鸛村開館授徒,廣傳弟子;鄭樵陵被提升為標統率部駐守福州,(后升為總兵)于福州一帶傳授弟子,于1728年返回永春大羽,厚葬于德化與永春介福交界處;林全被提升為標統率福建藤牌兵隨施瑯將軍進京,(后升為總兵)后率部與林興珠一起隨康熙出征抗擊沙俄入侵,駐守鄂爾多斯;林賢被提升為標統率部駐守浙江,(后升為總兵)在浙江寧波一帶廣收門徒,于1735年返回永春桃城外丘老家。伴隨著蘇欽子、鄭樵陵、林全、林賢等人的軍旅生涯,永春白鶴拳傳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同時也使大批的永春白鶴拳師喪生于軍旅生涯中,使其生平無從考證。
  四、永春白鶴拳發展的繁衍時期
  公元1800年以后,永春白鶴拳已經進入繁衍時期,這一期間永春白鶴拳名師鄭志寵的傳人林世嵅常年在福州地區傳授武藝,將永春白鶴拳傳給林達崇(潘嶼八)、方世培等人。林世嵅之后,其弟子們先后將永春白鶴拳發展衍化成縱鶴、鳴鶴、飛鶴、食鶴、宿鶴五種風格各異的福州鶴拳。而1853年爆發的林俊相應太平天國起義,成為永春白鶴拳在廣東的一次重大傳播,與先前鄭三娘的“永春講武堂”和周志超的“軍營傳播”相互結合,將永春白鶴拳衍化成現今的廣東詠春拳。縱鶴、鳴鶴、飛鶴、食鶴、宿鶴源于永春白鶴拳,基本上保留了永春白鶴拳的技術理論特點。縱觀林世嵅傳人所發展衍化的縱鶴、鳴鶴、飛鶴、食鶴、宿鶴這五種風格的鶴拳分支流派只是在鄭寵所傳拳法的基礎上增進一些鶴類撥水、鳴叫、飛躍、啄食、宿巢等形象動作。福州鳴鶴拳一代宗師謝崇祥將福州鳴鶴拳做了廣泛的傳播,林科題(魚丸乾)、潘家乾、陳依角(繼泉)、吳福官、肖鑠德(老和尚)、肖洪亮(蕃仔)、林貞蘭、王仕安(二俤)、陳寶清(麻伙)、陳世鼎、林天水(矮和尚)、蔡學務、陳玉村、林來來、余寶炎、黃性賢等人皆為其門下高徒。另日本人東恩納寬亮拜學其門下,三年(1880前后)藝成回國,創立剛柔流空手道,成為日本剛柔流空手道的鼻祖。經過百來年的傳播與發展,日本剛柔流空手道成為日本空手道的一大流派,風靡世界。目前日本剛柔流空手道仍然傳承著福州鳴鶴拳的套路,從中可以捕捉到永春白鶴拳的身影。流傳于日本的《沖繩武備志》即是早年傳抄到日本沖繩的永春白鶴拳古拳譜。從中日兩國恢復邦交以后,沖繩與福建建立了友好城市關系。日本剛柔流泊手空手道協會會長渡嘉敷唯賢先生通過省旅游局局長南江、省對外友好協會會長溫附山等省領導尋找東恩納寬亮在中國的武術師傅,當時筆者(陳君琬,時任福建省武術協會常務副秘書長)正好在參與福建武術挖整工作,根據渡嘉敷唯賢先生提供的資料和福建武術挖整組的資料,經過多方取證,輾轉多年,終于找到了東恩納寬亮的中國武術師傅……福州鳴鶴拳一代宗師謝如如。(謝崇祥)為了向世界人民宣布剛柔流空手道的鼻祖東恩納寬亮的中國武術師傅就是謝崇祥,特捐資三百萬日元在福建省體育中心西南端建立一座“顯彰碑”,以志永遠!
  由林世嵅所傳拳法發展衍化而成的縱鶴拳則擅長“搖身駿胛”催叫一身之力俱全,講究“開合運氣”,強調“舉意不舉力”,譽有“南太極”之稱。其高徒朱宅二于民國時期到達臺灣,將縱鶴拳傳播到臺灣。黃性賢(福州前嶼人)則在鳴鶴拳與縱鶴拳的基礎上,吸收了鄭曼清的楊式太極拳,創立了黃式太極拳,旅居星馬期間,廣傳黃式太極拳,并發展成遍布五大洲的“黃式太極拳總會”。目前我們仍然可以從黃式太極拳的“松身五法”與縱鶴拳的拳架中看到永春白鶴拳傳統“鶴椿樁”的身影。綜上史料,我們梳理出從鄭寵到福州鶴拳的傳承脈絡。
  林俊起義成為永春白鶴拳在廣東一帶的一次重大傳播,與先前鄭三娘的“永春講武堂”和周志超的“軍營傳播”相互結合,將永春白鶴拳傳承成為廣東詠春拳。
  咸豐三年五月,(公元1853年)永春武舉林捷云之子林俊(學名萬青、1828年――1858年)為響應洪秀全領導的太平天國起義,成立了“紅線會”和“黑線會”在永春萬春寨金峰殿宣布起義,被洪秀全封為烈王。起義軍先后攻克了永春、德化、大田、永安、游溪、沙縣、南平、建歐、邵武、莆田、仙游、安溪、南安、晉江、惠安、廈門、泉州、漳州等二十幾個府縣。起義期間在廣東、江西、浙江、福建一帶廣開“大廣貨店”作為“紅線會”與“黑線會”的聯絡地點,為起義軍的南北擴張奠定基礎。據《請奉碑記》與《郭山廟志》記載:林俊于1858年率部北上,欲與率部入閩的太平天國將領楊輔清會師,途徑順昌縣仁壽橋時,遭受地主武裝的襲擊,負傷犧牲。林俊死后,其在閩北一帶的將領則跟隨楊輔清進入浙江一帶做戰,其在閩南一帶的將領則齊集漳州南山寺,進入廣東與廣東一帶的李文茂起義軍一起繼續作戰。(太平天國起義的將領)起義失敗后,大部分起義軍將領流落四方,隱姓埋名以開館授武為業,企圖東山再起。這一事件促以傳說頻生、附會四起,部分民間說客將這段歷史與明末清初反清復明的一些故事情節相互串編、流傳于世,加上民國初年永春白鶴拳眾多稱謂的出現,因此形成了現今的廣東永春白鶴拳分支流派。這一文化現象主要表現在《萬年青》與《乾隆下江南》這兩部民國版白話小說,我們與《廣東武術史》的觀點是一致的,《萬年青》與《乾隆下江南》同為民國版白話小說,書中的人物往往是虛構的,因此不能作為考史的主要依據,這兩部小說中的五枚師太、方世玉、胡惠乾等人物的傳說只能作為部分廣東詠春拳流派自己的傳承記載。當我們橫向地展開挖整工作的時候,這些史實也就相應地成為他們自己的縱向傳承。1985年福建省武術挖掘整理工作期間,我們也曾依照林俊起義這一史實入手,對永春白鶴拳在廣東一帶的傳播情況作了部分梳理工作,二十多年來,在與廣東武術界的交往中,我們又相互積累了一些相關資料。2002年金秋十月,中國武術研究院傳統武術科研部主任康戈武教授專程就廣東詠春拳源自永春白鶴拳這一課題到福建省永春縣調研,從這兩種拳術的師門禮節、風格特點、技法名稱入手與永春武術界進行廣泛的交流與印證后,從理論上找出了廣東詠春拳源自永春白鶴拳的理論支撐。2008年元月17日,廣東古勞詠春拳梁煥枝先生委托其弟子陳巍巍、吳永忠等人到永春白鶴拳發源地……永春縣五里街鎮揭祖,在中國永春白鶴拳史館籌備室成功地召開了廣東古勞詠春拳來永尋根揭祖座談會,隨后,廣東古勞詠春拳古修賢老師專程寄來從廣東詠春拳大師梁贊故居發現的古拳譜復印件,請求中國永春白鶴拳史館幫助考證。2008年9月廣東詠春拳傳人李小龍的故鄉……廣東省順德市向永春縣人民政府申請“永春拳之鄉”。經過多年的努力,多方的調查取證,我們認為歷史上永春白鶴拳在廣東曾經有過三次重大傳播。
   其一為“永春講武堂”在廣東一帶的傳播。清乾隆初年,永春白鶴拳大師鄭禮胞妹鄭三娘與其夫江西人嚴博濤應連城武術界邀請,前往連城參加“天川盛會”。隨后在廣東“嶺南七雄”的盛邀下經汕尾進入廣東,在廣東一帶開辦“永春講武堂”。(“永春講武堂”詳見《桃源雜記》)嚴博濤乃清代名將鄭樵陵的高徒,鄭三娘嫁與嚴博濤,隨夫姓,稱“嚴三娘”。夫婦倆曾于康熙末年至乾隆初年于金峰山之后廟辜厝(原方、曾二師授武之地)開館授徒,在連城期間,夫婦倆又從蛇鶴的爭斗中得到啟發,改良了永春白鶴拳的“盤手技藝”,形成了現今流傳于廣東一帶的“詠春黏手”,并回傳永春,形成目前流傳于永春一帶的“粘離手。
  其二為周志超的“軍營傳播”。清嘉慶、道光年間永春人武探花周自超任虎門總兵,此時的廣東一帶社會較為安定,民間崇武之風較盛。因此周自超利用這一社會安定背景,在其軍營中傳授武術,并時常與廣東武術界人士一起切磋技藝,許多“永春講武堂”弟子也都紛紛前往學藝,從而構建了“軍營傳播”與“民間傳承”之間的橋梁,使得永春白鶴拳在廣東軍營與民間得到廣泛的傳播,影響著廣東一帶武術的發展。(周志超祥見《永春州志》——人物志)
  其三為上述的林俊起義。清咸豐年間,永春白鶴拳名師林俊響應太平天國起義,在廣東、廣西一帶開辦“大廣貨店”為“紅線會”、“黑線會”等太平天國秘密會社組織提供據點,起義失敗后,林俊的部將在廣東一帶利用這些據點組織會眾練武,使得永春白鶴拳在廣東一帶得到空前的傳播。(林俊祥見《永春州志》——人物志及《請奉碑記》、《郭山廟志》)
  從“永春講武堂”到“周探花的軍營傳播”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周志超以其虎門總兵的身份,構建“民間傳承”與“軍營傳播”之間橋梁的同時,提升了永春白鶴拳在廣東武術界的地位,同時為“大廣貨店”在廣東一帶的傳播奠定了一定的社會基礎。周志超與林俊的父親林捷云同為清代武舉人,乃至交密友,因此林俊在起義之前,利用周志超在廣東一帶弟子的社會關系廣開“大廣貨店”,成為廣東一帶具有影響力的商行。因此起義失敗后,林俊的部將方能利用這些復雜的社會背景做掩護,繼續以“大廣貨店”為據點,廣傳永春白鶴拳。所以說這三次重大傳播是有相互連帶關系的,正是在這種師承人脈關系的催化下,永春白鶴拳方能在三個不同的歷史時期,以三種不同形式在廣東一帶得以傳遍。永春白鶴拳正是通過林俊起義這次重大傳播,在特定的歷史背景下,在廣東一帶與先前鄭三娘的“永春講武堂”和周志超的“軍營傳播”相互結合,將永春白鶴拳傳承成為廣東詠春拳。
  干德源、鄭業佐、李載鸞等永春拳師出洋授武的經歷是冠于“少林白鶴”、“少林永春”等永春白鶴拳眾多稱謂出現的主要原因。永春白鶴拳在歷史上曾經有過多種稱謂。“永春拳”這一稱謂,始于明代,《明史》九十一卷兵志三記曰:“永人尚技擊”,閩南處處少林風。明代“技擊”一詞即為現代的“武術”、“拳術”用詞。隨著永春人出外授武,人們便開始稱“永春師傅”所教的武術為“永春拳”,這就是“永春拳”稱謂的由來。而冠以“少林”的“少林白鶴”和“少林永春”等稱謂則是永春白鶴拳在其發展歷程中,融匯南少林武術文化而產生的一種文化現象。永春白鶴拳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在不同的區域里,其傳承都大同小異,萬變不離其宗。因此我們不能以其在歷史上曾經有過不同的稱謂,而本末倒置。筆者認為辨別永春白鶴拳的標準應當為:師承上敬奉的祖師必須是清代杰出女性方七娘,誕辰日為農歷6月24日;從拳種分類上其必須是南少林拳法;從技術上其必須是以三戰為根基,遵循宗系催節、節須捆守、三曲對三池、出箭對平肩、起牙關夾尾椎、獻八卦落大椎的原則,強調子午歸中、千門統歸一路的拳法。
  民國時期,武術被稱謂“國術”、“國粹”。當時,“少林”有如一個武術大家庭,許多武術拳社皆冠于“少林”之名,以示本家,干德源、鄭業佐、李載鸞等永春拳師也不例外。另外民國版的《永春縣志》――方技傳對永春白鶴拳的記載也只有“拳術”、“少林”等名詞,就連1928年――1936年間《崇道報》的報道也只是采用“永春拳師”、“永春師傅”、“國術”、“拳術”等名詞。就是說在1936年以前的正史典籍中都沒有出現過“永春白鶴拳”這個名詞。只有在永春白鶴拳的古拳譜和日本的《沖繩武備志》中出現過“白鶴拳”這個名詞。因此新版的《永春縣志》將這一古老拳術稱為永春白鶴拳更具永春人文地理的特點。
  五、永春白鶴拳的鼎盛時期
  自清末以來,永春白鶴拳不斷地在繁衍中發展著,前清太學生武秀才潘團、鄭美康與蘇顯忠等人對永春白鶴拳進行全面傳承發展。使之套路日臻完善、功法更加合理、技法更加簡潔實用。到了民國時期,永春白鶴拳迎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潮……南京國考、“中央國術館永春縣分館”的成立以及“中央國術館閩南國術團”開創了中國第一個民間武術團體出訪海外的先河,標志著永春白鶴拳鼎盛時期的出現。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永春!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其他本地文化信息

電話:13459501234 傳真:0595-27191234 郵箱:1520599779#qq.com
地址:福建省永春縣大路頭街75-77號 郵編:362600
Copyright © 2004-2019 泉視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京ICP備05031974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